•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small id="eik04"></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td id="eik04"></td><td id="eik04"></td><small id="eik04"><td id="eik04"></td></small>
  • <td id="eik04"></td>
  •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藝評論

    夏強:在物象、具象和意象中尋覓——讀陽帆的畫
    • 發布時間:2021年10月09日    字號【

            我看過許多人現場作畫,其中不乏名家大師,當然更多的是青年才俊。他們風格迥異,各具特色,各有所長。有的擅濃墨重彩,有的喜輕描淡寫;有的愛溫柔婉約,有的專豪放粗狂;有的描春夏秋冬韻,有的繪風花雪月景……在這些畫家朋友中,有一位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那是我剛到文聯工作不久的一次新春團拜雅集上,一眾畫家歡聚一堂,現場獻藝。我閑來無事,這里看看,那里瞄瞄……不大功夫,許多人就擱下了筆,忙著題款蓋章,圍觀的人也紛紛評點夸贊。然而,在畫室的一角,還有一位畫家在不緊不慢地創作著,絲毫不受喧鬧嘈雜的影響。我向來不喜熱鬧,就趨步來到他的身后看他作畫。咦,這幅描寫藏區牧民生活的畫不是已經畫完了嘛,怎么還不題款簽名?而只見他拿著畫筆去左描描右畫畫,這里添加一點,那里再補上一塊……這是為什么呢?而原本在我看來已經非常完整的一幅畫,在他的左一筆右一筆的涂畫下,反而變得斑駁、朦朧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他是誰?為什么要這樣畫?帶著諸多疑問,我不動聲色地看著他“添加”完。他放下筆抬頭看見我微微一笑,是那種自信、謙遜、質樸的發自內心的、毫不做作的微笑,而我也終于看清了他的名字——陽帆。

    陽帆,中國美術學院壁畫材料與水墨人物畫創作專業碩士研究生畢業,現為杭州畫院專職畫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浙江省中國人物畫研究會理事,杭州市美術家協會理事,浙江省首屆“丹青·新峰”視覺藝術青年人才,作品多次在全國、省、市級美術比賽中獲獎并被多家美術館收藏……隨著交流的深入,我也漸漸知曉了陽帆的學習、工作經歷,他最早選修油畫,后來又學過版畫、陶藝、雕塑,近年偏重中國水墨畫方向,陸續創作有傳統水墨人物、現代寫意人物以及彩墨人物畫系列等。這些作品選用壁畫材料進行水墨人物畫創作,在傳統水墨人物畫的基礎上加入壁畫的用色與用筆方法,包括構圖,構成,讓作品在現代美術館的展示展覽中,更有視覺張力,更能打動觀眾。其《西藏》彩墨人物畫系列就是其中典型代表。

    陽帆認為中國人物畫與西方人物畫在創作上有顯著的不同。雖然兩者描繪的都是“人”這一個具體的物象,但西方在創作上注重寫實,要求運用人體解剖學知識,側重描繪人物的肌肉線條;而東方則強調以形寫神,主要是抓住人物與眾不同的神采,而不是形的本身,善于表現創作者的主觀情緒。比如在表達人物的“飛”這個動作時,西方藝術家往往將筆墨集中在“天使”身上,在其身上安上翅膀;而中國傳統人物繪畫、比如在“敦煌飛天”中,則只用一條飛舞的飄帶就能表達這一狀態。由此可見西方人物畫創作相對較為具象,而東方就比較意象。

    中國人物畫在魏晉時期出現了以顧愷之為代表的第一批人物畫大師,出現了以《魏晉勝流畫贊》《論畫》為代表的第一批人物畫論,自南宋起中國人物畫開始朝寫意人物畫方向發展,奠立了中國人物畫的重要傳統。在研究思考中,陽帆發現因為中國傳統人物畫長卷與卷軸只適合古代文人之間互相交流賞玩、最多懸掛于廳堂、斗室;而現代繪畫大都布置在美術館、展覽館等大空間中展覽,在視覺上就要求更加大氣更加飽滿。為了尋覓到適合于他獨特的藝術追求,在他讀中國美術學院研究生時就一個人跑到敦煌與新疆去臨摹壁畫,去西藏四川實地采風……在無數次的實地觀摩中,在數不清的現場臨摹中,慢慢領悟出一種新的繪畫狀態,使他的中國畫人物創作從畫面結構到造型,包括筆墨運用與色彩調制等方面都與傳統有了明顯的區別,從而讓他在中國人物畫創作上形成了一種新的“物象、具象和意象”的認知關系,初步達到一種新的美學追求。

    我們都知道,物象只是保持在個人記憶中某一事物的形象,是一個客觀真實的存在;具象是藝術家在生活中多次接觸多次感受、多次為之激動的既豐富多彩又高度凝縮了的形象,它烙記著藝術家情感,并與情感相互作用;而意象,就是客觀物象經過創作者通過運用獨特的情感創作活動而創造出來的能夠達到審美要求的一種藝術形象,是一種“審美刺激”。在劉勰《文心雕龍·神思》中就是以“積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研閱以窮照,馴致以懌(繹)辭;然后使之宰,尋聲律而定墨;獨具之匠,窺意象而運斤:此蓋馭文之首術,謀篇尤端?!眮肀磉_的。

    陽帆對于顧愷之有著特殊的偏好,他認為顧愷之的創作理念對于他理解、創作中國人物畫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顧愷之講究中國畫的“點睛”作用,正如“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阿堵”雖小,卻是人物“神”之所賴,故不能不慎重對待;顧愷之所說的“神”,是指人的氣質、風度、神韻,是一種“無形”之物,不能通過“四體”去表現,只能由“目睛”去“傳神”,但又不能執著于“目睛”之上,只能由此去領會。顧愷之“數年不點目睛”,仿佛是一“空白”或遺憾,但從這一“空白”之中,人們可擺脫“有形之縛”,去領悟“象外”之意。因此陽帆在畫人物時也喜歡從大的形體入手,逐漸添加細節,而且他借鑒了敦煌壁畫的用色方法,在創作時總會先用墨把整個人物形體鋪開,然后再加顏色,等其干透后,再將細節描繪刻畫出來,這樣畫的整體就會穩重、凝固,形成立體的效果。

    原來如此!我第一次看陽帆作畫時的疑惑就這樣被解開了。

    是的,藝術家需要的是個性與悟性,這是藝術家想象力和創造力的原動力,也是藝術家形成藝術概念與自我觀念的內在基因,正是這個起決定作用的內在基因促成了藝術的百變與多彩。藝術隨天而生,隨地而異,隨人而變。物象、具象和意象的結合,將物象經過藝術家用具象的特別處理,通過造型和律動的凸現,來進行意象的準確表達,達到情感和意境的傳達,從而將欣賞者與創造者的心理距離拉近。作為畫家,不僅要畫出眼里看得見的物象,更要畫出具象背后的感知和哲理,成就新的意象,與欣賞者構成新的審美互動關系。在這一方面,陽帆作為一個青年藝術家,就做得很好。

    自從認識陽帆以后,在近八年的時間里,我一直在關注他的創作,看著他不斷成長,逐步走向成熟。在欣賞他的人物畫時,我希望他繼續堅守自己內心的創作理念,在今后的藝術探索中,繼續完善筆墨認識、寫生狀物與對空間感的精準把握,使其畫風獨立于他人而自成一格,既能很好地闡釋他的個人藝術追求,又能不斷地總結,不斷地發展自己,使自己的藝術時刻處在一種不斷出新之中,從而在中國當代人物畫青年畫家群體中脫穎而出,走向越來越寬廣的未來。

    (作者夏強,國家一級編劇,杭州市文聯第九屆全委會委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浙江省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副秘書長)  


    free性xxxx中国大陆
  •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small id="eik04"></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td id="eik04"></td><td id="eik04"></td><small id="eik04"><td id="eik04"></td></small>
  • <td id="eik04"></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