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small id="eik04"></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td id="eik04"></td><td id="eik04"></td><small id="eik04"><td id="eik04"></td></small>
  • <td id="eik04"></td>
  •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藝評論

    國話原創話劇《特赦》首演精彩開庭——一出好戲和它背后的故事
    •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11日    字號【


       (摘自:《中國藝術報》)

            話劇《特赦》劇照 王昊宸 攝

      《特赦》一劇原名《審判》,是編劇徐瑛醞釀十年創作的一部力作。在這期間徐瑛幾欲提筆又放下,原本是準備為電影寫一個劇本,后來變成了話劇。正如徐瑛認為,“一部作品選擇什么樣的藝術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編劇要吃透題材本身。”2016年,受社會上影響甚大的“于歡辱母案”的激發,在對與錯、是與非、情與理的激辯中,徐瑛僅用5天時間就將這醞釀許久也思考許久的劇本和盤端出。社會輿論在公眾心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面對質疑,法律又該如何做出審判?徐瑛用無數次的“假設”和“如果”發問靜止的歷史。

      12月4日,是國家第五個憲法日,由國家話劇院出品、演出的原創話劇《特赦》在國家話劇院劇場首演。該劇自開票起便受到觀眾追捧,未演先熱,劇院便在原定6場演出的基礎上又臨時加演5場,讓這場歷經三次庭審、高潮迭起的“民國法庭大戲”持續火熱上演至12月16日。舞臺上關于公平正義和司法獨立的呼喚就像是對這個時代發出的吶喊。

      “‘特赦’是我們要的結果嗎?”

      “砰砰砰!”佛門清凈之地傳來了三聲槍響,一代軍閥孫傳芳應聲倒地,話劇《特赦》便在這種緊張與沖突之中拉開了序幕。1935年11月13日,天津發生了一樁舉世震驚的槍擊案,一名叫施劍翹的女子將殺父仇人孫傳芳射殺于居士林佛堂,隨后散發傳單宣告自首。話劇主要呈現了案發后的審判過程,其中有親人的奔走相救,有社會輿論的嘩然,更寫出了原告被告雙方律師對信念的堅守。尤其是劇中圍繞施劍翹殺人一案,辯控雙方在法庭上展開了激烈的辯論,審理過程反轉不斷、高潮迭起,社會輿論與大眾同情在其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讓這場圍繞情與法之爭的殺人案最終以民國政府特赦的方式結案。

      在該劇導演李伯男看來,“‘施劍翹案’在當時是個全民參與的社會案件,它觸及深層倫理,有許多思辨空間?!短厣狻肥冀K堅持的是現實主義創作方向與原則,每個人物都有其內在的核,劇中大量臺詞更是一種對于話劇表演藝術的回歸,希望能給今年中國原創戲劇舞臺再增添一臺好看的戲。”

      將故事緊張緊湊地講好,濃縮在兩個小時的舞臺上,徐瑛認為難度不小,卻意義重大,值得反復琢磨。“最后的‘特赦’是我們要的結果嗎?在輿論、法律、道德的三重困境中如何平衡?這個劇撇開了是非對錯,只是通過再現這個案子,展示人們對公平正義的呼喚,給觀眾留下思考的空間,這對于當下的中國也有許多啟示。”

      精彩“戲中戲” 表演得人心

      《特赦》跨越十年,選取了施劍翹人生中的幾個重要節點——父親暴尸三日,尋求堂兄、丈夫的復仇未果,法庭上的動情陳述,獄中與丈夫的訣別等,多個層面的描寫讓人物變得有血有肉。“施劍翹這個民國奇女子的堅韌和勇敢震撼了我,她不僅是個解放雙足的孝女,更是擁有民族情懷的女權思想捍衛者。”施劍翹的扮演者、國話演員江佳奇表示。

      “法官一身正氣八風不動,律師引經據典立足法理,這是我想看到的一道風景。”除了施劍翹,劇中最為“圈粉”的便是由國話演員高發、李曄、郭犇、夏奇組成的民國律師“天團”,法庭上雙方律師的劍拔弩張、金句頻出,對于政要干預、動用輿論、賄賂法官等手段的不恥,聽到“特赦”后的不甘與對法理的純粹追求,伴隨著三次庭審結果不斷反轉,法官與律師對于法律信仰的堅持讓人肅然起敬。“我們劇組主創是國家話劇院老中青三代的結合,所有的演員都很下功夫,臺詞量非常大,要找準節奏,說出民國韻味與法律專業詞匯,并且讓觀眾清晰易懂,是件不容易的事。”《特赦》中扮演律師的演員高發、李曄表示。

      劇組還特邀來自國家京劇院的花臉演員劉大可、男旦演員楊磊為觀眾奉獻了兩場精彩的“戲中戲”段落,通過將施劍翹復仇案搬上戲曲的天蟾舞臺,不僅讓喜愛傳統文化的觀眾看得過癮,更是真實還原了施劍翹案在當時的社會輿論風潮。

      兼工帶寫創新演出樣式

      正如李伯男所說,盡管《特赦》是遵從現實主義創作原則,但在風格上卻是兼工帶寫,工筆的思維加上對于演出樣式的寫意追求,讓整個戲極具創新意識。這種集中整飭卻又流動的舞臺風格,讓劇作在大量集中、精彩的法庭戲之外,又有著強烈的情感迸發。舞美設計劉科棟用數十根紅色鐵柱架構出的雙層舞臺,既有中式法庭的威嚴,又有現代金屬的質感,完成跨越十年的時空流動,在流動中追尋蒼茫、深邃的人道主義追問。上下兩層的空間結構更可以刺激出激烈的交流和對抗,二層舞臺上莊重的法庭審判,一層舞臺上的振臂吶喊,都能讓人物在冷靜的法律表象下滿懷情感。

      漫天大雪紛飛,被特赦后的施劍翹一身素色旗袍,淡然地選擇了皈依佛門,與開篇佛堂中激烈的刺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個場景也震撼了許多觀眾?!短厣狻芬沧尣簧僮叱鰟龅挠^眾思考:施劍翹的行為究竟是罪行還是義舉?司法審判與公眾同情之間如何平衡?法律條文能否推理出公平正義的判決?或許正如李伯男所說,“從刺客到居士的內心審判之路,才是更深層次的審判,更是觀眾思考社會與人心的心靈之旅。希望劇中樸素的人間情懷和深沉的人道精神能夠回蕩在舞臺上空。”

    free性xxxx中国大陆
  •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td id="eik04"><button id="eik04"></button></td>
  • <td id="eik04"></td>
  • <td id="eik04"><li id="eik04"></li></td>
  • <small id="eik04"><li id="eik04"></li></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small id="eik04"></small><small id="eik04"></small>
  • <td id="eik04"></td><td id="eik04"></td><small id="eik04"><td id="eik04"></td></small>
  • <td id="eik04"></td>